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閒話山東大漢-1

一、
  我生在青島,長在一個濱海小鎮,按照出生地原則,是個地道的山東人。雖然六、七歲就離開了齊魯大地,但我從骨子裏認定了自己就是個山東人。久居江南,我一米八十一的身材,在纖細矮小的江浙人中,總顯得鶴立雞群。有朋友打趣說,你小子從小吃化肥長大的,這麼大個模子?我就會自豪地告訴他:我是山東人,山東出大漢,你知道嗎?
  山東大漢,這就是我對山東人的印象。
  不管是從小的玩伴,還是成人後交接的山東朋友,給我的印象就是濃眉大眼,肩寬體闊、重情重義、豪爽剛烈。六歲那年,我不知道怎麼招惹了一個十三、四的大孩子,被人家在臉上批了兩個大巴掌。我捧著臉一路哭著回家,路上被我的玩伴鐵蛋看見了,問明了原由,九歲的鐵蛋,拾起半塊磚頭,就扯了我去報仇。他走到那個半大孩子面前,厲聲問:你打了我的弟兄?那大孩子看見是個小屁孩,不肖地說:是啊,怎麼了。鐵蛋沒答話,跳起來就對他腦袋來了一磚頭。一下就把他給打趴下了。然後招呼我一起騎上去,把那小子一頓痛打,直到對方求饒才算作罷。晚上,那孩子的家長領著腦袋、手臂上纏滿紗布的兒子找上門來了,我縮在家裏不敢出來。鐵蛋蹦出來說:是我打的。那孩子的家長走了,鐵蛋被他爹揍得爹啊、娘啊地亂叫。第二天清早,他帶了我出去玩,啥事也沒有地對我說:以後誰要欺負你,告訴我,咱們還去揍他。這就是山東人,自小就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硬漢子。
  其實,山東人並不是粗莽的武夫。齊魯大地,自古以來出過許多的文人雅士。學術大師有孔子、曾子、孟子、墨子、管子……文學藝術大師有鄭玄、劉勰、王羲之、辛棄疾、李清照……還有匠作之祖魯班、醫聖扁鵲、謀略大師孫武、孫臏……智聖晏嬰、東方朔……然而,儘管有這樣許多的大師級人物若群星璀璨,但世人記住的卻還是田橫、荊軻、黃巢、戚繼光、水泊梁山和義和團……山東大漢給人的面目始終還是那種:“路見不平一聲吼啊,該出手時就出手”。
  都說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。是山東的山水形態塑造了山東人的性格。山東地處太行山之東,因在太行之左,古時又稱山左。山東地形以低山丘陵和衝擊平原為主,山地丘陵切割強烈,溝穀眾多而開闊;衝擊平原地勢平坦,土層深厚,河流漫布。這樣的地形地貌,易於耕種、易於屯兵。山東半島,在歷史上南北海運佔有地理上的優勢,國際貿易也很發達。清代顧祖禹撰《讀史方輿紀要》說:“山東去京畿密邇,水陸往來,皆取途於此。遠至浙閩,近自江淮,皆以山東為走集之沖也。”這樣的地理形勢,使得山東自古成為交通要衝,四戰之地。因而也就造就了山東人豪放俠義、重義輕生的性格特徵。
  同樣是讀孔孟之書,江浙人讀得是“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”、禮讓、中庸。而山東人讀得是“以順為正者,妾婦之道也。居天下之廣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;得志與民由之,不得志獨行其道;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:此之謂大丈夫。”漢子、丈夫皆男人之稱謂,大丈夫,即是大漢。山東大漢不僅體型高大,其志向也高遠。
  歷代山東統治者都利用山東人豪放仗義的性格,實行“舉賢而尚功”的統治之道,在齊魯之地發展出崇尚武勇的民俗民風。到了漢魏之際,青州地方,多出豪霸勇夫,組成的軍隊所向披靡。直到劉牢之、劉裕南下揚州,盤踞京口,竟然奪取了東南半壁江山。解放戰爭時期,以山東子弟兵為骨幹的三野、四野部隊,更是戰濟南、打平津、下兩湖、最後登陸海南島,橫掃大半個中國,讓世人目睹了山東子弟兵的赫赫武功。
  要深切理解山東人的性格,有個故事你不能不讀。這故事說的是,有一年的冬天夜晚,大雪彌漫。冰天雪地裏,有個過路人問一個山東老頭:哪里可以住店。老頭回答說:“俺山東人家都是客店,你要不嫌埋汰,就住俺家吧。”老頭把客人帶進廂房,自顧自的去忙活了。外地人見老頭不熱情,也不敢求食要飯,就餓著肚子睡了。客人正在黃粱夢裏,老頭進來了,見客人睡了,大動肝火,罵道:“起來,你看不起俺。俺家雖窮,一頓飯還管得起!”說罷,讓老伴遞上幾樣小菜,有酒有肉,都是準備的年貨。大雪下了好幾天,老頭是日日酒肉招待,雪停了,外地人準備向老頭請辭。老頭搶先說:“你咋還不走,你想讓俺養活你一輩子?”外地人說:連日打擾,我付點錢給你。老頭火了:“咋,你覺得俺是個做買賣的,要掙你的錢?走走,快走,娘的,你看不起俺。要是俺二哥在家,非揍你個小舅子不可!俺的個娘啊,生生叫你氣死了。”客人急忙收回錢,向老頭道謝。老頭更火了:“謝啥,幾頓飯也不能把俺吃窮了。走吧,走吧,快走吧,回家吃你老婆做的飯吧!”
  山東人不僅豪爽,而且性格敦厚,為人實在。他們樸實無華、善良寬厚、真誠樸實,樸實的就像齊魯大地上漫山遍野的紅高粱。
  
  二、
  山東人的豪爽,還表現在大塊吃肉、大碗喝酒上。那胡吃海喝的名聲,是樹立在很多外地人心中不倒的招牌。走進山東,不管是大酒店還是小飯館,那叉腰捋袖,大聲吆喝的一定是山東人,那雙手捧碗,像是倒白開水似得往喉嚨裏倒酒的也肯定是山東人。別的地方喝白酒,用得是牛眼小盅,盛酒的是玻璃酒瓶。山東人用的是粗瓷大碗公,盛酒的是碩大的木桶。江南人喝酒,你聽到的是“滋滋”的啜酒聲,山東人喝酒,你聽到的是“咕咚,咕咚”的倒水聲。江南人喝酒分得清自家和店家,山東人喝酒直把酒家當自家。喝酒非要喝個盡興,喝個乾坤倒轉,一醉方休。
  好像山東人都是當年三碗不過崗,偏要喝他個十八碗,還能打死沒毛大蟲的武松。
  那年我到山東去談專案,不慎露了口風,說自己生在山東。這下子麻煩大了。都說是“老鄉見老鄉,兩眼淚汪汪。”在山東這地界是“老鄉見老鄉,必須灌黃湯。”山東這地方酒文化發達啊,什麼“感情深,一口悶”啊、“感情鐵,喝出血”啊,這勸酒詞是一套一套的。那喝酒的規矩也是別出心裁。開宴前,先上來一條魚,然後隨著轉盤一轉。待停下來,主人說話了:頭三尾四背五肚六。沒說的,夥計們抄起碗喝吧。接下來,主人拿過兩個大海碗,裏邊放了兩個骰子,兩碗一扣,開始搖動,停下來叫你猜數字,猜對了,他喝。猜錯了,你喝。客人自然猜不對。給他們這麼一折騰,那天,我是沒吃一道菜,沒吃一粒米就直挺挺的醉了、倒了。
  要說這樣就也罷了。不成。山東人的熱情、實在不會就這麼放過你。我在旅店裏醉酒,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會兒,就被主人叫起來,連拉帶拖的到外邊小吃攤上去“吃串”。這“吃串”,江南叫做“燒烤”,就是烤羊肉串、牛肉串。山東人的“吃串”也看得出豪放的性格,他們不局限在牛羊肉上,豬肉、魚塊、海鮮甚至蔬菜,凡是人能吃的,都拿來烤。一幫子人也不考究,有站有坐,甚至也有蹲在地上的,就那麼就著風,一手拿串,一手提著啤酒瓶,“滋溜、滋溜”的把一串串的烤肉,“滋溜”到肚裏去了。那種麻利,那種灑脫,讓人目瞪口呆,須知這幫人個個都是西裝革履啊。
  吃飽喝足,我被他們拖到了保齡球館,一直打到球館關門才算盡興。接下來,他們又盛情邀我去洗桑拿。說是邀請,你不去那是斷然不行。山東人千大萬大面子最大,不去那是不給面子。打了球、洗了桑拿,肚子裏的那些個“串”也消耗的差不多了。主人又拖了去吃夜宵。不用說,這次又是喝了個昏天黑地。好不容易折騰到淩晨三點,實在是折騰不動了,這才回家睡覺。早上八點,我還睡得稀裏糊塗的,主人又來敲門了。山東人的精力充沛真讓人佩服。我迷迷糊糊地說,吃過早飯咱們談談專案,簽個合同。主人把合同往寫字臺上一丟,說:大哥,你是個漢子,真給面子。合同俺簽好了,就是你說的那個數。山東人的熱情好客、豪放直率,讓我終生難忘。
  山東人喝酒成事,喝酒也誤事。要說山東人對喝酒的迷戀簡直到了如同抽大煙成癮的地步。他們在家喝、上班也喝,飯前喝、飯後也喝,平常小酌,節假日或來了客人就海喝。你敬他酒,他覺得你尊敬他,他敬你酒,你喝了,他覺得有面子。你不喝就是看不起他,喝不了也得喝。喝醉了,那才是哥們。
  我的小姑夫是個地道的山東人。對我姑媽感情很深,常常當著老婆的面說:你是俺的命。可是一見了酒,他就連命都不要了。這年的夏天,他奉了姑媽的囑咐,趕了頭豬去賣,要為在護士學校讀書的表妹籌措學費。走到一個村子,村頭上一戶人家舉辦婚禮,好客的主人邀他去喝喜酒。他本不認識這戶人家,進去喝上兩盅,湊個禮數也就算了,可他進去就喝了個爛醉。豬是跑了、還是給人偷了?他是一概不知。迷迷糊糊的走回家,才想起來賣豬的事。結果被姑媽一頓臭罵。他嘿嘿,嘿嘿的低著頭傻笑。等姑媽罵完了,他還不忘醉裏說上幾句明白話:“孩他娘,你在家裏罵俺,俺聽著。要是在外面嘮叨不給俺面子,小心俺揍你……”姑媽不待他說完,就給了他一巴掌,他嘿嘿兩聲,靠牆就睡了。
  山東女人都精明能幹,手快腳快,相夫教子,勤儉持家。而山東男人卻比較懶惰,不管是種田的還是務工的,到家都是一張報紙一支煙,坐等老婆把飯遞到手上,然後,端起小酒杯,“滋溜、滋溜”的品嘗家庭的溫馨。山東女人都很照顧男人在外面的面子,再邋遢的男人,她也會把他拾掇的清清爽爽爽送出門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