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暗戀如花,曾在眼底悄然盛開

 曾有女友問我,對男子第一感覺是什麼?我回眸,輕輕的笑,那笑意中,有一抹只有自己才會明白的涼。
  移動唇角,回道心動。
  是的,有一種悸動,只在一?那,那種感覺就流竄在你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。就象經歷了整個冬天後的枯草,聽到了春的腳步聲。暫態,便迫不及待,漫山遍野,鋪天蓋地的長在了山旁,長在了碧波輕蕩的水邊。
  還記得與朋友聊天,曾說起愛情,其實,愛情也只不過是一瞬間,幾秒鐘的事。就算在心中,會一直記住曾經,我想,那已不是當初的愛情了吧?時間,會無情的沖淡很多很多。
  夜裏,不經意發現,腦中對你的印象,已模糊的看不清你那張曾讓我午夜夢回千遍的顏。有一點濕濕的東西粘在了眼角,我明白,我只是不小心才讓記憶打開那扇塵封已久的窗。
  終究在心中清楚的是,你只是我一個很遙遠的夢。儘管在多年以後才知道,當初,只是一個誤會,才會有了後來這許多的輾轉。
  可是,你知道麼,一切,都回不到從前,一切,都回不到最初,那一?那的那一眼。我那雙清澈的眼睛遠遠看向你時,曾有一朵名為暗戀的花,在眼波流轉中曾悄然的盛開。
  你知道麼?曾經,我只是遠遠的看著你,聆聽自己心跳的聲音。然後,把心中千回百轉糾結成絲的柔情,敲擊成指尖下的文字。然後,熱熱烈烈,纏綿悱惻,奔放在微微顫抖的心尖。迂回曲折後,又清清的運行於跳動的脈博。之後,寂寞而又熾豔,婉約而又張揚的在眉尖散放著帶點些許芬芳的淡淡憂傷。
  輕輕的一歎,往事在眼底終成一片雲煙。在這個有點寒意的夜裏,看向小屋那有著點點暈黃燈光的窗前,清冷的眸子,在那片燈光裏緩緩的游離。於是,靜坐電腦前,指尖輕敲:苦思伊,事事空愁計,一時糾成青絲結。簾卷流蘇,幾時絮花飛如雪?
  不相憶,漠漠清寒寂,一紙音書歸燕絕。庭院秋千,又見半江煙攏月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