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慢點開

鄭王是小車司機,昨天領導已乘飛機去非洲考察,他得此空閒,決定開車帶新相識的女網友吳美媚去海濱遊玩。

  天沒亮,鄭王就起來忙活,妻子問:“你們頭兒去非洲,也要你開車送?”

  “笨,去機場。”

  婚前,鄭王甜言蜜語,情濃意綿:婚後,他言簡意賅,惜字如金。

  在海濱,鄭王同吳美媚纏綿悱惻,打情罵俏的瘋玩了一天。暮色蒼茫時,開車往回趕。

  鄭王本來暗中盤算,晚上在酒店開房,可吳美媚死活不肯。

  鄭王頗感敗性,為宣洩心中不暢,他開車時把擋位頂到頭,油門踩到家。

  吳美媚在後座搖來晃去,嬌聲道:“風哥,慢點開,人家暈車嘛”。

  鄭王的QQ妮稱:風流小王子。吳美媚總麻麻的叫他風哥。

  鄭王嘴角灑笑,他心中壞壞的想:暈車?暈過去最好,直接去酒店。

  車子仍似脫僵的野馬。

  突然,在一轉彎處,吳美媚一聲尖叫,人被甩出車外。

  “美媚!”鄭王?住車後,狂喊著往回跑。

  路邊不見了吳美媚,兩步外是懸崖,崖下是湍急的河流。

  鄭王癡癡的佇立著。

  漸漸的,清涼的夜風使他從大腦一片蒼白中醒悟,吳美媚肯定已甩到百丈深的崖下,怎麼辦?他焦慮片刻,四處打量一下,匆匆回到車上,深吸口氣,開車箭一般逃離現場。

  午夜,快到家時,車中突然傳出嬌滴滴的說話聲:“風哥,饅點開,人家暈車嘛。”

  鄭王一楞,側目一瞧,後座空蕩蕩的,他頓覺悚然,是幻覺?

  “風哥,慢點開,人家暈車嘛。”這回聽的清清楚楚,是吳美媚的聲音。

  鄭王恐駭萬分的停住車,顫慄著探身往後座一看,發現吳美媚的手機在後座上,一閃一閃亮著綠光。鄭王頓覺頭皮發麻,趕忙下車抓起手機,使出潛能量,狠命將手機拋出。

  回到家後,鄭王悄悄挨妻子躺下,妻子納悶道:“每次你後半夜回家,總是睡另一屋,今天咋哩?”

  鄭王剛要回話,手機響了。

  鄭王朝梳粧檯上一瞥,頓覺眼前一黑,分明是吳美媚的手機在響,她的手機藍色,掛著一朵玉雕小白花。

  “快去,你的手機響呢。”妻子催促道。

  嗯,剛才是錯覺,吳美媚的手機早扔了。

  “都後半夜了誰打電話?”妻子問

  鄭王接罷電話,沮喪的對妻子說:“大嫂打的,我得去醫院,我哥住院了。”

  來到病室,鄭王的哥哥頭上纏滿紗布,雙腿打著牽引,不過神志還清醒。

  “哥,怎麼搞的?”

  “唉,倒楣透了,淩晨一點,我送完客人回來,剛到天江大橋,不知從那兒飛來一只手機,正砸擋風玻璃上,我一慌神兒車就翻了。”

  鄭王聽罷,直著眼,僵僵的說不出話來。

  “對了,趁你嫂子去交押金這空兒,求你替我辦一件事兒。”鄭王的哥哥小聲說:“最近我在網上認識一女孩,約好了今天中午在情緣酒店見面,可我現在這得性肯定不能去了,麻煩你天亮時打個電話……”

  從醫院出來,夜空裏星月皆無,正處於黎明前的黑暗那一刻。

  鄭王精神痿靡的開著車。

  突然,後座又傳來吳美媚的聲音:“風哥,慢點開,人家暈車嘛。”

  鄭王頓覺頭髮根根豎起,瘋子般狂踩油門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