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404自殺室2.

呼的聲音。可是,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,我一直死死盯著那個窗戶,生怕又有什麼出現在那裏。不過,第二天醒來,我才知道,我還是睡著了。
  我沒有再提起昨晚的事,我決定自己去調查。404室,究竟有什麼秘密?我想到去找李娜,那天她似乎要說什麼,可見她一定知道一些事情。
  我特地趕到二宿門口等李娜。
  一個小時左右,我看到她從樓裏走出來,手裏還提著一個熱水瓶。
  “學姐!”我叫她。
  她打量了我一會兒:“你是……哦,我想起來了,你是小安!”
  “學姐還記得我,太好了!”我說,“我有一點事想請教你,能不能到後面的樹林裏去?”
  李娜考慮了一下,同意了。
  “什麼事那麼神秘啊?”樹林裏一個人也沒有,正和我意,李娜已經忍不住問了起來。
  我猶豫了一會兒,低聲說:“是關於我的寢室,404.”
  果然,李娜又露出了第一次見面時害怕的表情:“那……那裏出什麼事了嗎?”
  “沒有。你別害怕。”我不打算告訴她我看到的,“我只是想知道,404寢室有什麼秘密嗎?為什麼大家一聽到404就害怕呢?”
  李娜開始遲疑不決,在我再三懇求下,她還是說了:“你大概不知道,在你們之前,那個寢室是我們住的。”
  “原來,你也住過404寢室?”
  “是的。這是兩年前的事了。”李娜就著草地坐了下來,“在我們四個女生住進去之前,我們就已經聽說那個寢室是凶宅,好幾個女生在那裏跳樓自殺。可是,我們都不相信什麼鬼神之說,還開玩笑說如果真的看到鬼就把她推下去讓她再死一次。那時,我們四人確實沒有任何擔心。可是沒想到,真的會發生那樣的事……”
  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  “在我們寢室裏,和我關係最好的女生叫裴雲霏,她是一個善良溫柔的女孩子,人緣很好,我實在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她自殺……”
  “她……自殺了?!”
  李娜直愣愣地看著我,聲音開始發顫:“對,裴雲霏自殺了,就是從404寢室的窗戶跳下去的,樓下正好在清除碎玻璃,她摔在了那堆玻璃上。當我們趕到樓下時,她已經死了,滿臉都是玻璃碎片,血肉模糊。我至今還忘不了她那雙死都沒有閉上的眼睛,直直地瞪著天空……”說到這裏,李娜哽咽起來。
  玻璃?玻璃碎片?昨晚我看到的那個女生的臉也是這樣!難道,那真的是裴雲霏的鬼魂?想到這裏,我急切地喊到:“你的同學,裴雲霏她長什麼樣子?”
  “她很漂亮,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,喜歡穿紅色的裙子。對了,她的左眼下有一顆黑痣。”
  我簡直快要昏倒了,確實是她了,因為我很清楚地看到了那顆黑痣!雖然我們站在陽光明媚的草地上,可是,我還是感到寒冷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。
  “自從裴雲霏自殺以後,就有人在晚上上廁所的時候聽見女孩的哭聲和玻璃碎掉的聲音。所以我們都搬了出來,沒有人敢住在那棟樓了。封樓了一年後,才又開始讓新生住。”
 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打發李娜走的,總之,當我頭腦清醒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已經坐在寢室了。404室,真的有不乾淨的東西,可是告訴玟玟她們,又沒有證據,我該怎麼辦呢?天色漸暗,整個寢室變得詭異起來,乎明乎暗的光線灑在水泥地上,仿佛搖曳的眼睛,正死死盯著我看。昨晚的景象在我腦海裏揮之不去,我之所以會爬到窗臺上去,一定是受她的引誘,或者就是被她附身了。如果玟玟沒有及時趕回來,那我不就跳下去了嗎?我不敢再往下想。
  “小安!”是阿芳回來了。
  “啪!”的一聲,房間的燈大亮。“你幹嘛不開燈啊?”阿芳走到我身邊坐下,關切地問,“你的臉色很不好,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
  “沒……沒有。”我還沒有準備好把今天的事告訴她。
  “那就好。”阿芳開始削蘋果,“你還不知道吧,蘇可沁和玟玟吵架了。”
  “她們兩個不是一直都不和嗎,有什麼奇怪的。”我不解。
  “這次吵得特別凶,上午你出去了沒有看到,兩個人什麼難聽的話都罵出來了,就差沒有打起來。”阿芳小聲說著,並把削好的蘋果給了我。
  “有那麼嚴重?到底是什麼事才吵的?”
  “是蘇可沁,她不是有一條很漂亮的水晶項鏈嗎,是她男朋友送的,她還在我們面前炫耀過好多次呢,玟玟看了可眼紅了。今天早上,蘇可沁發現那條項鏈不見了,急得到處找,最後竟然在玟玟的抽屜裏找到了!她就一口咬定是玟玟偷的,玟玟死也不承認,所以兩人就……”阿芳歎了口氣,“玟玟說她要申請換個寢室,唉。”
  阿芳在寢室裏坐了一會兒就去自修教室了。我早早鑽進了被窩,猶豫著晚上她們回來要不要告訴她們關於404的秘密。突然,我感到背脊濕漉漉的,伸手一摸:天!竟然是殷紅的液體!這是什麼?讓人看了不舒服的顏色難道是……人的血?!我翻身掀開被子,眼前的情景使我屏息:淡藍格子的床單上赫然四個血色大字,還我命來!
  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。我告訴自己,這一定是幻覺,是幻覺!我拼命揉眼睛,當我再次看去,床單上什麼也沒有了!哪里有什麼鮮血?哪里有什麼字?還是原來乾乾淨淨的床單。
  我戰戰兢兢爬回床上,蓋好了被子。我自認為不是膽小的女孩,可是經過昨晚和剛才的驚嚇,我覺得我快要崩潰了。
  後來的兩天裏,平安無事。我考慮再三,還是沒有把秘密說出來。可是,我根本不知道,更可怕的事還沒有發生!
  那是第三天的夜晚,我被輕微的晃動所驚醒。是睡在我上鋪的玟玟正在下床。我以為她是去廁所,所以並沒有在意。可是,玟玟並沒有開門,我聽到她的腳步聲似乎朝著窗戶的方向走去。我一下子驚跳起來,翻身下床,只見玟玟已經爬上了窗臺,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。
  “玟玟!你在幹什麼?”我大叫起來,她沒有任何反應。
  這時,蘇可沁和阿芳被我吵醒,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嚇得說不出話來。我咬了咬牙,沖過去想把玟玟拉下來,可是,只走了一步,我的腳就像釘住似的動不了了。因為,我看見了,漆黑的窗外晃動著一個人影!不,那是一張女人的臉,詭異地浮在空中,青綠的皮膚上是一道道還淌著鮮血的傷痕,她咧開嘴沖著我笑,我看清了她左眼下方一顆黑色的痣!
  是她!真的是裴雲霏的冤魂!她是要來帶走玟玟的!
  “阿芳!你們看到窗外的人影了嗎?她……她是鬼!玟玟被她附身了!”我指著窗戶喊。
  阿芳和蘇可沁看向窗外:“小安,你說什麼?窗外什麼也沒有啊?”
  “小安,你快叫玟玟下來,你們兩個深更半夜搞什麼鬼?”
  什麼?她們竟然都看不到?可是,她明明就在那裏啊!為什麼只有我看得到?來不及我多想,本來關著的窗戶竟然自己打開了!一陣陰冷的風吹來,玟玟披散的頭髮和睡衣裙擺在風中亂舞。
  “玟玟!”我幾乎發不出聲音了。
  玟玟慢慢轉過頭,對著我們一笑。天啊!那黑痣!那不是玟玟的臉,那分明是裴雲霏的臉!
  下一秒,玟玟縱身一躍,竟然從窗口跳下去了!
  “玟玟!”所有的人都叫了起來。
  當我們奔到樓下的時候,值班室的燈已經大亮。在404寢室窗戶的正下方,已有很多人圍著。看到我們來了,人群自動讓出了一條路,我第一個沖進去,緊跟著的是阿芳。
  在我們眼前,是玟玟癱軟的身子,她死了。可是,最讓我感到恐怖的是,玟玟渾身上下竟然插滿了玻璃碎片,殷紅的鮮血染滿了附近的草地,她就像一只鮮紅的刺蝟,讓人觸目驚心!
 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抓著阿芳的手已經被汗水濕透。我也能感覺到阿芳的害怕,她的手抖得比我更厲害。只有蘇可沁,她遠遠地看著,神情冷淡。
  忽然,我記起了什麼,我拉著阿芳飛奔回寢室,扯下玟玟的床單。屋子裏一片漆黑,我拿過節能燈一照,頓時,我和阿芳同時跌坐在地上,因為那條床單上清清楚楚寫著四個字:還我命來!
  我再也忍不住,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說了出來,阿芳已經害怕得不行了:“小安,這……這404室,我們……我們不住了!我害怕呀!”
  窗戶還大開著,風吹得我全身發冷,我和阿芳抱在一起,看著地上血紅的床單,不知所措。節能燈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熄滅了,房間裏又恢復了黑暗,窗外的樹影映在地板上,仿佛鬼的手在亂舞,在向我們撲過來。
  忽然,走廊裏傳來腳步聲,“篤,篤,篤……”,由遠而近,在我們寢室的門口停住了。我只感到寒氣逼人,可是,我的冷汗已經把我背脊的衣服都濕透了!不要過來,千萬別過來!裴雲霏你陰魂不散,為什麼要害我們?你的死不是我們造成的呀!
  門,還是慢慢地開了。
  “你們怎麼了?”原來是蘇可沁!
  “啪!”,她打開了日光燈,因為出了人命,宿舍樓的電閘恢復了。
  “蘇可沁,我們的寢室真的有鬼!”阿芳沖過去拉住她的手喊,“你看!”
  蘇可沁看了看地上的床單,想了一會兒,說:“這只不過是惡作劇而已,有什麼好怕的?”
  “可是,玟玟她真的死了呀!”
  “她喜歡跳樓是她的事,我才不相信什麼鬼附身呢。”蘇可沁輕描淡寫地說完,竟然旁若無人的爬到自己的床上睡覺了!
  我和阿芳面面相覷。當晚,我們兩個睡到了別的同學的寢室。可是,發生這樣的事,大家怎麼睡得著?
  “蘇可沁一個人睡在404那個鬧鬼的房間?”
  “她膽子可真大呀!”
  “玟玟死了,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還說不定呢……”
  大家都在議論著,可是我卻十分擔心蘇可沁,一般人遇到這種事怎麼可能那麼冷靜?這太奇怪了!難道她也……
  清晨的時候,我們的樓下便停了好幾輛警車,404寢室也被暫時封鎖起來了。警方調查了兩天,沒有發現任何線索,就以自殺結了案。他們都是無神論者,對於我和阿芳的說法,他們根本就不相信,還說我們是驚嚇過度,產生了幻覺。我們本想給他們看那條染了血的床單,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了!
  學校為了不引起更大的騷動,馬上息事寧人,讓我們回寢室照常生活。可是,我隱隱感到事情還沒有結束,裴雲霏的冤魂會這麼輕易放過我們嗎?
  果然,第二天發生的事證實了我的預感:蘇可沁失蹤了!
  她一整天都沒有來上課,我和阿芳分頭去找她,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十點,還是不見她的蹤影。
  “阿芳,我們先回寢室吧。”我看了看天色,“說不定蘇可沁已經回去了。”
  “小安,我怕!”阿芳緊緊抓著我的手,“你說今天晚上那個鬼會不會又來找我們?”
  “不管怎麼樣,我們都要賭一賭運氣。走!”我拉著阿芳朝宿舍走去。
  今天晚上沒有月光,我們走在漆黑的樹林裏,四周安靜得可怕,可是我老是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跟著我們。回頭,卻什麼也沒有。我想我們是太緊張了,現在有任何動靜都可以把我們嚇得半死。
  還好,一路上的詭異氣氛雖然把我們弄得心驚膽戰,我們畢竟還是平安走到宿舍樓下了。王阿姨懷疑地看了我們一眼,沒說什麼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