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天秤座特別徵稿:秤子與蠍子,就讓曖昧繼續吧

三年的時間一晃而過,我和他又從新回到起點。三年的時間我和他都未成珍惜過,歲月流失在指尖,可回到原點的我早以不再是從前的我,或許我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,雖然故事還在繼續。  
  
  他是秤子,一個剛好生日和我差十三天的秤子。在我認識他時,他告訴我,以前他的兩個女朋友也剛好和他的生日差十三天,當時他覺得有點像宿命。是的,我和他其中的一個女友是一天生的,雖然不是同一個年份。  
  
  和他的認識包含著種種巧合與刻意,我通過某種巧合遇見了他的朋友一個射手的男生,他通過某種刻意通過那個射手認識了我。  
  
  我摸不著他,也看不見他。想他的時候,他不在;他在的時候,我又不理他。我努力維持著蠍子的驕傲與尊嚴,卻敗給了自己,思念折磨著我的靈魂,而我卻從不確定他是否也像我想著他那樣的想著我,像我喜歡他那樣的喜歡我。我們玩著你追我躲的遊戲,我們回避著敏感的問題,堅持著不拒絕也不接受的曖昧。  
  
  在認識他的三個月後,他給我寫了封絕交信,好像因為他覺得我不能給他所想要的生活,沒有署名的貼在了家鄉的BBS上。那個帖子我回了,我倔強的不肯認輸的說,算了就散了吧。可是沒過多久,我的驕傲讓我嘗到了苦果。我想他,卻依舊驕傲的拒絕給他電話,寫信E他,我試圖想著讓時間沖淡一切,讓時間來治療我的思念,我天真的以為慢慢的我會忘了他。可是我錯了,我忘了一條定律:越想忘掉一個人的時候,越忘不掉。  
  
  經過九個月的掙扎後,我認輸了,我敗給了我自己的思念。我找到他說,我喜歡你,不管你現在是否有女朋友;我喜歡你,讓我一個人喜歡你好了,我會堅守著我一個人的愛情;我喜歡你,我想讓你知道,就算天下的人都把你忘記掉了,我依舊還是喜歡著你。他笑笑的說,我不和你玩小孩子的遊戲,你是一個小孩子。  
  
  我們開始在QQ上談著無聊的音樂與衛斯理的書,斷斷續續的聯繫著。直到去年五月的時候,一天他突然從QQ的那一端發消息過來:願意和我私奔嗎?我知道他想結婚了。  
  
  結婚,他的確想結婚了。從我認識他起,我就知道他想結婚。他的一個朋友獅子曾經告訴過我,在他給我寫那絕交的貼子的前些日子,他以前的女朋友和別人結婚了。他很愛很愛的女人結婚了,卻沒有嫁給他。聽說婚禮舉行的那天晚上他在酒吧裏喝的爛醉。直到今天,我想起這件事的時候我都想哭,我能想像當時的他有多麼的難受,我能想像他在喝醉酒後的痛苦,像一只受傷的狼躲在角落裏舔傷,我能想像他那令人心碎的眼神,可是這些都不是屬於我的。  
  
  他不愛我 牽手的時候太冷清 擁抱的時候不夠靠近 他不愛我  
  
  說話的時候不認真 沈默的時候又太用心  
  
  我知道他不愛我 他的眼神 說出他的心 我看透了他的心  
  
  還有別人逗留的背影 他的回憶清除得不夠乾淨  
  
  我看到了他的心 演的全是他和她的電影 他不愛我  
  
  儘管如此 他還是贏走了我的心  
  
  聽著小莫的歌,我反復的不能確定,他是否真的喜歡我,還是想找個人結婚,而我只是他唯一的人選?因為他知道我是如此的愛他。  
  
  九月我辭了工,十月我去了南方。離開了他在的城市,離開了他的圈子,忙碌的生活,慢慢的我發現我忘了他,直到一天,他給我電話叫我回來和他結婚,我拒絕了,關了手機。我想和他終於有了一個完結篇,我終於學會了拒絕。  
  
  可是我錯了。非典來臨,我又回到了他在的城市,我的朋友們開始常常在我耳邊提起他,他們甚至勸我,和他結婚吧,至少他會對你好,至少他是個好男人,至少他是你愛的人。我的朋友雙魚甚至給我說:”他告訴我他喜歡你的時候,我覺得很真誠”。我開始徘徊,開始猶豫,但我實在不想再回去,回到那個萬劫不復的愛情中去。我把脆弱當成堅強,但脆弱始終是脆弱。不拒絕也不接受讓曖昧繼續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