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半夜請不要塗抹唇油

乾燥的冬季,一只高檔的唇油是每個女孩子必不可少的隨身物品,嘴唇的起皮與乾裂也是每個愛美女士最忌諱的事情,而我也是這些女性中的一員。

    隨著冬天的來到,在商場買了只上百元的唇油,為的只是保護我的嘴唇不會起皮。每天清晨出門的第一件事,就是塗上唇油,但是一到晚上我卻從來不塗,要麼是懶得塗,要麼就是沒有空去塗,就睡著了。但是今天卻不同了,就是今天,我的生日這天,是我這麼多年收到最痛苦的禮物,他提出與我分手,為什麼?為什麼會是今天呢?!他要選我生日這天,為的就是要傷害我嗎?

    為的就是要讓我痛苦嗎?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被甩了。回到家,對著鏡子,痛哭了起來,我沒有在他的面前哭,我不想讓他認為我懦弱,因為在外人眼裏我是堅強的。但是獨自一人時,我再也忍不住,你試過被拋棄的感覺嗎?那是會讓人痛不欲生的。難道我不漂亮了嗎?

    難道他嫌棄我了嗎?拿起桌上的唇油,我使勁的塗著,看著鏡子中那個憔悴的人,是我嗎?是那個向來自信的我嗎?我推翻桌子上的所有東西,包括那只唇油,無力的和衣倒回床上。就這樣,我睡著
了,我做了個夢,是個噩夢,在夢中我手持一把菜刀隻身一人來到他的家,他看到我很驚訝,沒有打算讓我進門,我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,一把推開了他,走了進去,看到在他的床上有個女人,一個全裸卻用被單裹住身體的女人,我並沒有感到氣憤,而是對她微微一笑,我自己都感到奇怪,這種笑是那種很冷,很詭異的笑容,好象不是我發出的。她好象感覺害怕,不由的拉緊了被單。我回過身,看著她他,沒有說話,只是從背後拿出那把菜刀,直接從他的頭上劈下,是那麼的快,他在我的面前倒了下來。在他沒有浮現任何表情的情況下,就被我活活的劈成了兩半,哈哈哈……我笑了,我瘋狂的笑了,我慢慢的蹲下身,撕開他的衣服,從他被切開的傷口處,我撕下了一塊肉放進了嘴裏,是甜的,我不停的撕下,

    不停的吃下這些肉。直到感覺旁邊有微微的動靜才停了下來,我機械的轉過頭去,看見了那個裹著被單在瑟瑟發抖的女人。我站起身,舉起菜刀,走了過去,她在向後退著,退著,我慢慢的逼近,她一直退到窗口,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,我把菜刀放在了一邊,伸出手,把她輕輕的推了一把,她就這樣的向下垂直降落,一直到聽見“啪”的一聲,我伸出頭看了一下,看見那血
肉模糊的樣子,這裏是28樓,可是我卻看的很清楚,我再次的笑了~~

    我是這樣笑醒的,覺得嘴裏很幹,怎麼會做這樣的夢呢?夢裏的那個人是我嗎?不敢多想,一看表,已經是快上班的時間了,翻個身,看著一地的化妝品,還是起床收拾吧。坐在梳妝櫃前,突然發現我的嘴唇怎麼這麼紅呢?紅的就象——血,血?我用手輕輕的碰了碰,手指上真的有紅色的粘稠物,那是什麼呢?怎麼會有血呢?!難道……打開今天的報紙,頭版最醒目的一行大字吸引了我——“昨日淩晨雅居花園發生一起謀殺案,男性被人當中切開,切口處有被人撕扯的痕跡,女性綴樓身亡”。看了看下邊的照片,我傻眼了,竟然和我昨晚做的夢完全吻合的場景……正想著,就聽見敲門聲,而門口站著的則是兩個穿著制服的員警。
    你也喜歡塗唇油嗎?你也晚上塗嗎?請切記——半夜,請不要塗抹唇油。
返回列表